房产税或促地方收支平衡
2018-01-25 12:54  贵网  进入贵社区   复制本文地址

    近期,天津、内蒙古等地的经济数据“挤水分”引起了广泛关注,关于为何“挤水分”、对统计数据有何影响的讨论很多,不过,在后“挤水分”时代,地方财政如何平衡收支也是一个重要议题。
    
    相关受访专家表示,在目前的制度框架下,地方政府要提高财政收入,或者努力增加预算外财政收入,或者向中央政府多申请转移支付,而地方财政要实现收支平衡,开征房产税或许是较好的途径。
    
    “挤水分”挤出财政收支问题
    
    早在2017年1月,辽宁省时任省长陈求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确认,该省所辖市县在2011~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,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。2018年1月3日,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也在全区经济工作会议上承认,财政收入虚增空转、部分旗县区工业增加值等数据有水分。2018年1月11日,天津滨海新区又传出消息,将把滨海新区2016年的GDP从超万亿元下调至6654亿元。
    
    近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、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,天津等地的具体情况正在核实中,相关数据的最终修订和公布,将按照统计法律法规进行。对于少数地方、企业和单位存在的弄虚作假、违法违规的现象,无论是虚报、瞒报,还是拒报,都将依法依规处理。下一步,将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,实现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据与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相衔接,国家统计局将确保这一改革任务如期完成。
    
    2017年10月30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,将利用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契机,在2019年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,此次GDP核算方式的改革实际上是贯彻、执行中央深改组第28次、36次会议的精神。而审计署已披露云南、湖南、吉林、重庆4省市的10个市县(区)存在虚增财政收入问题。2017年三季度,重庆、云南两省GDP增速排在全国前五,湖南也高于全国中位数。据测算,辽宁、内蒙古此次“挤水分”重点在于财政收入的核减,前者为20%,后者为26%,而天津近两年GDP增速和地方公共财政收入增速都经历了断崖式的下滑。
    
    从实际情况看,个别省市调整了经济统计方式,核减了2016年的GDP等相关经济数据,开始去掉经济增长数字的“光环效应”,挤压过去GDP统计中“水分”。“通过国家资产负债表,从存量指标中就很容易看出GDP中的‘水分’,掂量出经济发展的质量。”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、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主任张晓晶表示。
    
    不过,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,地方政府自曝家丑,“考核方式改变”是契机,“哭穷”是动机。
    
    那么地方政府财政收入,究竟是“真穷”还是“假穷”?花长春表示,从未来发展情况看来,债务性融资对财政收入的替代性下降。从理论上讲,政府的收入等于债务融资与财政收入之和,而在我国特有体制下,此前始终存在着金融融资对财政收入的替代,即国有银行体制、政府担保等使得地方城投债等成为准财政,后者是近年地方政府基建投资的主导力量。例如,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里,中央支出大概为15%,地方支出大概为60%。地方支出主要包括土地出让金、城投债和PPP中的社会资本。
    
    花长春表示,在目前的制度框架下,地方政府或者努力增加预算外财政收入,或者向中央政府多申请转移支付。从目前制度设计上看,财政收入等于一般财政收入(地方税+中央地方共享税中的分成+中央的转移支付)加上预算外财政收入(以土地出让金为主),因此,无论是2018年年初兰州等地放松房地产政策,还是现在多个省市“挤水分”,其实背后有着统一的逻辑。
    
    对于地方政府财税架构问题,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,我国政府与财政的层级,是相当独特的中央、省、地市、县、乡镇五级架构。这使得1994年财税配套改革形成的分税制体制框架,在深化改革中遇到了“五级分税无解”的难题,以致省以下的分税制迟迟不能够真正落实。实际上在“过渡”中僵化为较普遍的省以下分成制甚至是市以下包干制,衍生出基层财政困难、隐形负债和“土地财政”等方面的不良问题。
    
    后“挤水分”时代:房产税或成“救命稻草”
    
    那么,在后“挤水分”时代,地方政府有何途径如何实现财政收支平衡?
    
    花长春认为,根本解决之道核心还在于两大路径。从财政收入看,地方政府“一般财政收入”的提高,或者增加地方税种,或者增加共享税中的比例分成;而从债务融资渠道看,增加更有利于中央统一管理、规范的一般地方债、专项地方债(以替代各自为政的城投债)。前者实际是财权的下放;后者实际是融资(金融)权限的上收。
    
    那么,从税收种类来看,什么税是最可行的呢?花长春表示,房产税是最适合作为地方税的税种,房产税推进最好的效果是影响房价预期。第一是属地属性,与增值税的跨商品、跨地域不同,房地产税具有属地的严格“不动产”特征;第二是税率弹性,房地产税的税率可由中央政府划定区间,由地方政府自主调节;第三是税基庞大性,房产税有两种模式:欧美模式和日韩模式,前者更多地是为增加财政收入,而后者更多地是为调控房价。花长春建议,从出台动机来看,应更多地倾向于“欧美模式”,即成为作为地方税的重要税种,从日韩模式来看,房地产税的推出有利于中短期抑制房价及预期。
    
    而对于房产税,贾康也认为,房地产税改革是供给侧改革中一个“啃硬骨头”的典型。狭义上讲,改革要解决的是我国不动产里消费性质住房持有环节上的税收,要从无到有,上海、重庆两地已经各自进行这方面的改革试点,房地产税对中国现在特别重视的共享发展、收入再分配有独特意义,亦有久拖不决的高难度特点,2018年,房地产税改革应被提上议事日程。
    
    贾康强调,房地产税是构建地方政府职能合理化和地方财源建设的内恰机制。地方政府职能应该是专心致志地去做公共服务,优化本地投资环境,让企业在市场公平竞争中间充分发挥活力。那么政府如果真的这么做,财源怎么来?如果公共服务做得好,投资环境优化,不动产就进入升值轨道,按照市场的基准来做税金评估,每一次税金评估都是政府套现的机会。政府怎么完成职能转变和财源建设的优化,就内恰形成了制度体系里的建设问题。
作者:admin 来源:未知 

相关文章

贵社区推荐

到贵社区看看:贵州 政策 专家

论坛图片推荐

更多...